网站地图邮箱登陆English中国科学院
  首页新闻中心组织人事院地合作科研动态党建园地创新文化信息公开
图片新闻
  系统单位
·西安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
·中国科学院国家授时中心
·地球环境研究所
·水土保持与生态环境研...
·秦岭国家植物园
·陕西省西安植物园
·陕西省动物研究所
·陕西省微生物研究所
·陕西省生物农业研究所
·中国科学院银川科技创...
您先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图片新闻
四十四年水保路 终让黄土变青山
发布时间:2017-11-07 来源: 作者:
    

  “厚重朴实、协力攻关、求实创新、无私奉献”的黄土精神已成为一种“血脉传承”,使得跨越了四代人的时光、历经了44年风霜的安塞站依然屹立在黄土高原之上。 

  

陈云明(右)和同事在进行刺槐林补植灌木实验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我绝不会相信我们是在黄土高原上。”10月下旬,驱车行驶在宽敞的高速公路上,望着路边一片片已经染上秋色的树林,同行的人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然而,这里的确是黄土高原。 

  记者此行的目的地是位于黄土高原腹地的陕西省延安市安塞区,那里也曾经像人们印象中的那样,千沟万壑、黄土漫天。然而,因为投身水土保持科学研究的水保人的到来,曾经的荒山秃岭变成了现在的片片青山。 

  四代人的坚守,筑起一座安塞站 

  提起安塞,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气势磅礴的安塞腰鼓。一下高速,《中国科学报》记者便远远看见竖立着巨大腰鼓状建筑的腰鼓山,而中国科学院、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安塞水土保持综合试验站(以下简称安塞站)就坐落在这座山的山脚下。 

  安塞站始建于1973年,现为中国科学院中国生态系统研究网络(CERN)站、科技部国家野外科学观测研究站、水利部国家水土保持科技示范园、教育部与水利部全国中小学生水土保持教育社会实践基地、西北农林科技大学野外科研教学基地。 

  实际上,在还未建站前,我国著名土壤学与水土保持专家、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地学部)朱显谟就曾多次考察安塞站所处的黄土高原中部——水土流失最为严重的黄土丘陵沟壑区,并于20世纪80年代初总结提出了黄土高原国土整治“28字方略”,成为黄土高原水土保持工作的主要依据。 

  对于前不久黄土高原地区水土保持工作开创者朱显谟的离世,大家深感惋惜与悲伤,但令人欣慰的是,他所开创的这一事业大有后来人。“应该说,我算是安塞水土保持科研工作的第四代了。”安塞站站长陈云明说。从安塞站正式设立,卢宗凡成为首任站长,为安塞站进入CERN站序列作出了重要贡献。此后,朱显谟的学生刘国彬成为第二任站长,带领安塞站进入国家野外科学观测研究站序列。再后来,陈云明接过了第三任站长的“接力棒”。 

  作为站长的陈云明,这几年的工作重点是努力改善安塞站的科研基础条件,提升安塞站的科教综合实力。最让他引以为豪的,便是那座崭新的现代化办公楼。 

  “我是上世纪90年代来到安塞站工作的。从杨凌到安塞乘车要走一天,经常停水停电,基础条件差,上山进沟经常是步行,科研试验全部是人力完成……”陈云明在回忆中感慨:“我们的工作是真正的苦中作乐!” 

  长期在安塞站负责生物、土壤监测的吴瑞俊算是站里的元老了。他回忆说:“那时我们灶房的简易程度你难以想象,有一次正吃饭的时候,屋顶突然就被大风刮跑了。” 

  正是因为经历过这样的“苦”日子,陈云明和他的同事们才格外希望改善安塞站的工作环境和生活条件,为更多有志于黄土高原水土保持科研工作的志愿者和后备军,提供一个安心而暖心的科研平台。 

  黄土精神的传承,打赢一场“保卫战” 

  在陕西省,曾经有过很多与安塞站发展模式类似的野外试验站,但坚持发展下来,并进入国家野外台站序列的只有两个,安塞站便是其一。当被问及安塞站为何能在艰辛中坚持下来并不断发展时,陈云明较多地提到两个字——“传承”。 

  副站长王兵于2007年来到安塞站。在这里,他完成了自己的博士论文。之后,他在北京师范大学地理学博士后科研流动站继续自己的科研工作。此时,王兵对于未来的选择有很多,但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回到安塞站。“我觉得还是对这里有着深厚的感情,所以才愿意回到这里。我的科研是从这开始的,所以我还想在这继续做下去。” 

  在陈云明眼中,包括王兵在内的青年科技工作者是安塞站的未来,肩上扛着将安塞站的研究与发展传承下去的重担。“我们安塞站水土保持科研成果都是长年连续积累下来的,有一个科研团队的良好传承。这是安塞站坚持下来的原因之一。” 

  除了科研的完整承接链条,另一个支撑着安塞站从未“倒下”的原因,是“黄土精神”的传承。安塞站副站 

  长姜峻1990年来到安塞的,长期从事定位监测的技术工作,至今已经28年。他和吴瑞俊等几位监测人员一样,长年坚守,安塞站几乎成了家,而位于杨凌的家,却成了用来落脚的“客栈”。对于这样的日子,他们没有怨言,并且认为,相比老一辈们在安塞站的开拓和打拼,他们已经幸福太多。 

  “黄土精神是整个水保所的精神,是一代代水保人的精神,但这种精神应该说起源于安塞站,成长于安塞站,因此更成为安塞站的精神支柱。”陈云明说。曾为安塞站建站和发展作出重要贡献的水保所老领导余铮,就是因为对安塞水保事业的特殊感情,去世后家人将其骨灰埋在了安塞纸坊沟。 

  “厚重朴实、协力攻关、求实创新、无私奉献”的黄土精神已成为一种“血脉传承”,使得跨越了四代人的时光、历经了44年风霜的安塞站依然屹立在黄土高原之上。 

  与时俱进的发展,描绘一幅青山绿水图 

  由于对水保学科的热爱和对科学研究的崇尚,陈云明本科毕业后就到水保所先后攻读了硕士、博士学位并留所工作。工作后他才知道,最早在纸坊沟的科研工作进展并不顺利。那时的农民认为一亩地一亩粮,十亩地若种成草,不划算,对农业科学极其陌生而不信任。老一辈专家们从建立生态户—生态村—8.27平方公里小流域,逐步形成了纸坊沟生态治理与农业发展模式,使村民们看到植被、环境、气候在退耕后产生的巨变,相信了退耕还林的好处,科研工作才得以顺利开展。他们提出了水土保持型生态农业理论,构建起纸坊沟小流域实体模型。 

  对于这些成果,陈云明并未满足,他在寻求新突破。通过几年努力,山地试验场基础设施显著提升,科研试验更加规范与系统,观测研究内容由农田与水土保持为主,拓展为农、林、草与应对气候变化等并重,实现了自动化观测与远程传输;在纸坊沟小流域形成了小区(100m2)—样地(2-4hm2)—流域(8.27km2)三个尺度的生态水文观测研究体系,服务于国家退耕还林效益及流域径流泥沙变化等评估。 

  他提出将山地观测场建成“水土保持主题公园”,将科研文化与黄土文化融合的设想,得到安塞区政府支持,目前已经完成主、辅道路的建设、硬化了停车场,增加了安全设施,树立了试验场科普标牌,让人们在健身休闲的同时,了解水土保持科普知识。 

  在陈云明的眼中,这只是安塞站未来发展的一部分,“作为中国科学院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重要科研基地,安塞站除了科研之外,也希望担当起学科建设、本科教育、农技培训等使命,将水土保持科研及其文化精髓传播给更多的人” 。 

附件下载:
版权所有:中国科学院西安分院 Copyright.2015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咸宁中路125号 邮编:710043
联系方式:029-83282621 陕ICP备11002314号